制作小草破土而出的短视频素材

2021年6月29日 by admin

“宇文,你来了,我直接坐机场接待的车辆赶过来的。”苏晴微笑了一下后,开口回答。

“是不是就那几辆国产酷奥?坐着都嫌丢人!”宇文话语说的声音很大,同时向外边停车场看了一眼。

名义上是看接待的酷奥,实际上是引导着众人,看看他停在酷奥旁边崭新的红色法拉利跑车。

果然,餐厅内的很多人看到后,眼神中无不充满了惊讶与羡慕!

“酷奥车也不错啊,坐着很舒服,回去我打算买一辆!”苏晴并没有向外看,而是淡然的回答。

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坦然随意的回答,更像是一种赤果果的打脸,让宇文俊朗的面孔一红。

不过,却也让秦烈与楚莹莹,甚至是大厅内的人,都对她充满了好感。

“走吧,我知道有家饭店,特色菜就是你最喜欢的芦笋,我带你去尝尝。”宇文转移了话题开口道。

“不用,这里的饭菜也不错,你也一起吃点!”苏晴回答道。

“嗯,好吧!”

宇文的脸上有些沮丧与无奈,站起身来走到一排排的食品前,拿着盘子盛了一些。

秦烈虽对他没什么好感,却也知道,既然能进来,肯定也是参会人员,没必要跟他计较。

秀丽纯真妹子爱时尚

“我听说,苏爷爷反对你来参加,你怎么会跑来了?”重新坐下后,宇文转移了话题问道。

“偷偷来的,我没告诉他。”

苏晴的话语十分淡然,可见也是个有主见的性格,继续道“难得华夏政府重视一次中医,为什么不参加呢?”

“是啊,苏爷爷这人,就是太保守了!”

宇文难得找到了共同语言,继续道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经济社会,以苏爷爷在中医界的地位,开个医院肯定能赚大钱!”

苏晴眉头一皱,俏脸上明显带着反感道“赚不赚钱先不说,学医是为了什么?这么好的医术,却天天呆在家里,对得起老祖宗吗?”

“难道是他?”听到她这话后,楚莹莹俏脸上带着惊喜道。

“谁?你说的什么?”秦烈随口问道。

通过两人的对话,他也能猜到,苏晴肯定是老中医家的后代,先不去评价医术,单单这番话语,就带着传统而久违的医德。

“这段时间,我在网上查中医资料时,留意到最近几十年,华夏中医最有名的便是四大中医世家。”

楚莹莹看了两人一眼,回头小声解释道“随着西医的盛起,这四大世家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,有的已经失传,有的则靠中医偏方艰难生存,这个女孩难道是苏家的后人?”

“她是姓苏,但苏家怎么样了?”秦烈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哪看的这么仔细,网上的信息也不具有权威性!”

楚莹莹这话意思十分明确,她就是把四大中医世家当作一种传说,何况网上的消息,真假都很难分辨。

稍一停顿继续道“如果真有中医世家,能把他们请出来的话,别说五千万,五个亿都值得!”

“行,行,真要是值五个亿,就算他们躺在床上,也会被抬出来赚钱!”

秦烈笑着调侃继续道“现在是金钱社会,连老祖宗都被以考古的名义挖了出来,活着的更不会轻易放过!”

他这话也是事实,盗墓虽然可耻,但你td就算再怎么考古,也不能到处挖老祖宗的坟墓啊!

要是考古是门科学研究,必须要进行的话,那为什么现在又要逼着把死人给烧了呢?

这td不明显断了后人考古的机会吗?

“去你的,别胡说八道!”听到他这话,楚莹莹笑的前仰后合说道。

笑声也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当然包括苏晴与宇文,看到她绝美的容貌与灿烂的笑容,都不禁有些发呆。

“别笑了,看到我跟你这个大美女坐在一起,那些男人都恨不得掐死我!”秦烈敲了敲桌子提醒道。

他虽是调侃,说的也是实话,大部分男人看他的眼神,都充满了羡慕嫉妒恨,自然也包括宇文。

“那你可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!”

楚莹莹小嘴翘起一个傲娇的弧度,笑着继续道“那个年代与现在人的思想不同,他们有信仰与追求,而不像现代人,在物欲横流中迷失了自己!”

她这话一点不假,有些抗战老兵,拖着残疾老迈的身体,守着战友的坟墓,吃着窝头喝凉水,却拒绝好心人与政府的援助。

那是一种信仰,军人就该杀敌,学校就该教育学生,医院就该救死扶伤,村长就该带领村民致富……

“总算忙完了!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蔡枫顺到了大厅,选了几样

菜后,坐在两人的桌上,叹了口气道。

“真辛苦你了蔡会长!”秦烈听到他这话语,便夸赞着说道。

“秦总这是什么话,还不都是为了能把这次会议办好,华夏卫生部脸上也光彩。”

蔡枫顺打着官腔,话语中充满了惯有的套路。

说实话,他这两天确实很辛苦,但却感觉格外充实,毕竟有钱就是管用,到哪儿都有人当领导奉承,找到了久违的虚荣满足感。

“蔡会长,你认识那两个年轻人吗?”楚莹莹倒懒得拿他开涮,侧头看了苏晴两人一眼问道。

“哎呀,那不是沐公子吗?”果然,蔡枫顺老脸上带着惊讶道。

很明显,他并不认识苏晴,但对于宇文的身份,肯定十分了解,而却表情能看出,这公子哥很不简单。

“沐公子?难道他是沐康医院沐老爷子家的人?”楚莹莹听到后,也是一愣,随即开口追问道。

沐康医院虽不是华夏公立医院,但在北都却是很有名气,无论实力与规模,甚至不亚于省级医院。

“是,你说的没错!”

蔡枫顺说完,站起身来,主动向年轻人,笑着开口道“沐公子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!”

话语中带着亲热与奉承,而却作为会长,主动上前招呼,也可见沐康医院在卫生界的影响力。

“蔡会长,我怎么不能来?怎么说我也是参会人员!”沐宇文看到他后,连屁股都没抬,语气中带着傲慢的回答。

未分类 1 /